柳下义生

在这里发发想写的想说的。╰(●'◡'●)╮
看文请先看标签
谢谢你喜欢我
有脑洞欢迎点文啊!

【原南】愿得一人心③

【原南】愿得一人心


点击阅读第二章

点击阅读第一章 


---------------------------------------------------------------


第三章  拨云见日


呆坐了半晌,相对无言。南无生垂目抚着白瓷杯子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原随云指间拨弦,断断续续,震乱空气。此人外似弹拨琴瑟修身养性,实则暗地里韬光养晦练就功夫,这已不消时日,琴瑟之音已然可以斩断空气,常人站立旁边只觉是一阵清风划过皮肤,不尽在意,不知其中暗含杀机。落叶纷飞,竟都被锐利琴音划作两半在眼前飘落。南无生当然知...

最近在游历山河平原

深林古寺,甚空

山琴水瑟,甚欢

中华之大,甚喜


明年想去西边沙漠,北边雪岭看看。

金丝绣花窄边绸缎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瞎子给小花的那床毯子是溶了羊毛进去的,比图片的更厚实保暖些。

【黑花】2018.10.03

2018.10.3,无雪无雨,无悲无喜,兮风细细


平淡的一天,又若有所思


愿时光过得慢一点

愿我能长驻你心扉


————————————————


解雨臣嘱咐完任务,便挂了盘口打来的电话,雷城事后,解家的地下货源没了一大半。因为所有下地好手都被他抓去救人了,而且再也没回来过。现在解家吃紧,他这个当家又重病在福建养伤,还好有霍家出面,替他挡了一部分指责攻击。解家因为他突然的决定搁置了起码一半的生意,他全国上下重金请好手加入解家继续运转盘口。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盯着解家这盘香饽饽来的,但眼下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法。吴家那边……也是迟迟没有动静,没人知道吴二白在打什么算盘。...

【原南】愿得一人心②

原随云x南无生
开学啦!
大四老人这几天在整理班里内务。更晚了对不起。
第二章有点粗糙,见笑了。

第一章见http://darvvveng.lofter.com/post/2f8ca8_eff1e34f
希望不要太纠结和原作的关系…是一个架空的江湖。

============================== ==============

第二章 一段过往

当天晚上兰花先生睡得不好,他感觉庭院中有人在走动,动作很轻,伴着劲风呼啸和落叶纷纷,足够吵醒他了。

他轻声拉开房门,不动声色地靠在门框上。打量着在庭院里正在拨弄着墨兰的原随云,入秋正是开花的时节,星星点点的深红色绽放在肆意生长的兰叶之中,低...

【原南】愿得一人心


原随云x南无生
可能略有OOC,还请小心观看。
南无生太美了,我必须称赞一下他。
大概是中长篇。剧情请让我慢慢写(慢慢写也写不出什么吧
请不要讨厌苏蓉蓉,她是我很喜欢的一个狠毒角色
如果有幸有人读了此篇,请记得催更,争取两天一更!

------------------------------------------

第一章 死而复生

原随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去,大海的冰冷刺骨仿佛仍在由内而外侵蚀着他的血液,但身体的周围却有气体流动,有人在向他传送内力,助他排出五脏的毒素。

身后的人发现他醒了,缓缓收住内功,迅速伸出一只手点住了原随云的穴位,一瞬间原随云的口鼻喷溅出了几滴黑血。腥辣的味道在喉咙...

太好了quq

潍水向齐:

嫖了好久太太好吃的白粮,于是趁机混在发糖过年的人群中上交一波党费(??

第一次画南老板,他好难,倒地昏厥.jpg

【泰瑞尔x洛拉斯】洛拉斯的成长①

一份还没有写完的草稿

人物来自暗黑3

靠自己的记忆中的剧情写的背景,不对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泰瑞尔x洛拉斯

就不打tag了

还没写肉就说有敏感词,迷,以图片形式发送啦


========================================


 【西伊】狡黠的灯光和微笑的你






晨雾浓重——



夜间的冰冷此刻仍未散去。街道两边的商户紧闭着门窗。一丝血液在空气中划过。



街上一个人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另一个人依稀影从浓雾中走出来,看不清面孔,只见飘在空中柔软的发丝,和指间锋利得反光的针。



那个人停下脚步,拨了一通电话



“任务完成,按时把钱打进卡上吧。”



=====================================






天气很冷。



天空不断地飘下雪花,地上积...

三天打ow赢的次数屈指可数。不是我说,多啦多防守A点被攻了托比昂你就赶紧换一个好吗?不换又要划水我真的被坑到没脾气。

啊啊啊啊啊啊
厚涂完美!

【猛其其】带你去看天荒地老

校园时期

尤其x杨猛

【OOC瞩目】


=========================================


——在我们记忆都衰退的时候

——在人群都忘记我名字的时候

——还有你陪伴在我的身边


北京老胡同里划过自行车的铃声,叮叮当当。对面大妈打开院门往外面的水沟倒了一盆水,哗哗啦啦。

水泥电线杆上停着几只麻雀,叽叽喳喳,隔壁院子里的老大爷放着收音机听着戏曲,咿咿呀呀。

一大早人们踩着拖鞋稀稀拉拉的脚步声和谈话絮语隔着窗玻璃传进杨猛的耳朵里,天太冷了,他还想多睡一会儿...

【随笔】远距离


突然就遇见了你。

蝉鸣的夏天,闷热的教室,慵懒慢慢旋转的风扇。一排排漆木桌椅,一个老旧的大电视。一个略高一点的讲台,一个未擦干净的黑板。一本厚厚的讲义,一排干净的窗子,几副挂起的字画,一帘垂下的草绿色。

突然就遇见了你。

你低着头。清风拂过你麦色的皮肤。我在你前面坐下,恍然间看到你如星的眼眸。

突然就遇见了你。

在两排葱绿的大树下行走,看到你提着大衣,还是那副平静的样子,走在逆风的方向。身边的行人匆匆,我看不清你的面孔,却又仿佛看到了你的笑靥。

突然就遇见了你。

在被燥热的风吹干的黄色的草坪上。你又出现在我的后面,被阳光晒红的脸,和那个闪着光彩的双眼。你大笑地聊天,有着惊动人的容颜。

突然就遇见了你。

常常,我...

哥白尼的呼吸




哥白尼正在呼吸,


咏唱着的动,


神圣的愚者,


展开华丽的想像,


被视为精神失常,


然后死亡,


哥白尼正在呼吸,


哥白尼呼吸的节奏,


将虫蚁啃咬的帐篷变为星空,


巡回旋转,


星移斗转,


我在飞翔,


追循着哥白尼的呼吸,


在哥白尼的星空中尽情遨游,


然后我成为星座,


曾几何时秋千断裂,


我成为哥白尼的星座。

【瓶邪】也无风雨也无晴

——2015

——长相厮守。


=====================================


    杭州的新年没有下雪,倒是有几场小雨。清晨天空刚刚放晴,吴邪就从铺子里搬出了椅子。烧了一壶茶,放在门口的小石桌上,龙井的味道一直都闻不腻,吴邪坐在椅子上。慢慢地喝着茶,打量着街上行人的来来往往,闻着西湖的水汽味。

    半年前这间小铺重新开张,继续经营着它的古董生意。惨淡的生意和店主的悠然自得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家装饰朴素的小店,其实吸引不了游人的眼光,尤其是和身边的西泠印社和楼外楼相...

Lady ,runninng down to the riptide.
Taken away to the dark side
I wanna be your left hand man.

I love you when you singing the song and
I got a lump in my throat cu'z
You gonna sing the words wrong.

vance joy

Young man.Leading the world,I let you explore.

最近一直在纠结一件事,凶宅3的后面,江烁给白开做人工呼吸了!

【愿景】

这天夜里我睡不着……


这天夜里,你和我一样无法入睡,直至天明


===============================


我踏过了一座石砌的拱桥,在拱桥下面的渡口看见了你。你双腿蜷息,坐在渡口的石阶上睡着了。

威尼斯的渡口没有杨柳,没有你家乡那一棵棵柳絮飞扬的柳。

我在你的身边躺下来,和你一起看着夜空中的繁星闪烁。黑夜席卷了大地,带走了阳光的温暖,月光随后温润的洒下来,你仿佛发了光。

我轻轻地将你摇醒,河边已经停了一艘木船,皮斯先生和蔼地笑着,老人的脸上也溢着月光。

我们顺流而下,听着阁楼的少爷拉着柴可夫斯基的曲子,从敞开的窗户外面可以看见里面跳圆舞曲...

【朋我】南庭远书(番外一)



首先为拖了这么久的番外道歉,也对追文的各位道个歉。
今天在OCRT Loft也很努力地在写。这次一气呵成了,没有怎么检查,可能会有错字BUG(等下之前检查了也很多)。
马上要母亲节了,为母亲买了陶瓷手工花。是伊莉姐亲手做的。在旁边和她搭讪了两句才了解到她原来在念旁边的那所大学,周末来loft卖手工艺品。
我现在在呼都这吹冷风喝冷饮,感冒加重了QUQ。
又!扯远了!
在这么复古的地方真的能写出很复古的东西来的,hhh……
要下雨了我没带伞,还是赶紧回家吧。
江烁这次和秦爷在晒幸福呢!

——————————————————————————

炎炎夏日,蝉声噪然,远离大街市的深巷里,铺着一巷的青石板。悠悠的红杏不知...

纯粹睡前吐槽

刚刚看完了永井三郎老师的《仿佛清新气息》。首先画风不用说,是那种好的逗的双管齐下,严肃之余带点欢乐的神经质风格。
还有那个超级厉害的柳田分镜,老师完全有画恐怖故事的天赋(事实上他是画了一部的吧)。
全篇很深刻的揭露了日本乡村对同性恋这个群体的看法。同志自己不敢承认,家人也是施压。
说到背后支持三岛的母亲,是个读书不多但是很伟大的母亲。她不在意三岛的性取向,还说出了“你自己的路走得再辛苦也是你自己的。”这样的话。可能和自身生活坎坷而养成的性格有关系。
三岛和梦野是幸福的,他们的最终的生活是不咸不淡,互相信任,失去了一种热情,但是收获了一种安稳。
就像平川老师的一部小说里面说过的。“为什么会和恋人吵架?”“...

【朋我】南庭远书(完结)

民国时期

秦一恒x江烁

白开x袁阮

【ooc瞩目】


前言:

       连载了三个月的产物啊,原本可以一个月写完的硬是拖到了三个月。有点对不起一直在追文的客官们。

      这篇故事的起源是某一天我作了一个梦,梦见父母双亡又有人要加害于我,慌忙之中惊起而错过了一场好戏的遗憾。

      很多时候我很爱做梦,但是很多时候梦的内容我都会忘记。明明梦中是那么的胆战心惊,又是那么的温...

【随笔】梦

或许你从来没有认真看过我用键盘敲出来的每一个字,但是我敲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深深包含了我的欢喜。
我没有能力猜到你的心到底文艺在哪里,我不需要用文艺的句子去打动你,我只需要从一个细微的小点,或者一个表情符号,告诉你要笑口常开。告诉你要体会生活。
我的每一个字原本都没有意义,但是他们组合就能看到一个全新的感情波动。

我在今年的计划里写下了一个月至少一篇短文的要求。但是我发现,过完了假期,想说的不想说的全部都不见了。

每当想要提起键盘敲击,却只能像孩子用拳头砸的一样,屏幕里只有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小兑今天出门一起玩的时候还想我送她一本有意义的短篇文集。

基佬小说都敲不出来了怎么写感悟人生的心灵鸡汤。

絮语到...

【骸云】四季如歌

骸云

——在生命里,你是我的四季。



再次见到云雀恭弥,是在一个荒凉的小镇,在车站看到了那个一丝不苟的黑发少年。

边镇的车站总是很简陋,风沙层层穿过月台涌进候车座。露天的座位上积满了风尘,工作人员来不及清理,也就放任肆意的风沙徘徊在车站。六道骸穿着风衣,将衣领高高地立起,方能挡住些许风沙。

他来得太早,列车还没有进站,他皱了皱眉。这次旅游,他买到了一只金色的雀鸟,柔顺而美丽的羽毛覆盖在圆滚滚的身子上,鸟儿正在他提着的笼子里瞪着小小的绿豆眼观察着什么。买这只雀鸟正是因为它十分特别,不吵不闹,让人怀疑是哑鸟。这让六道骸有些头疼,不过,若是哑鸟也好,不会吵着自己。

车站稀稀拉拉地来了几个老年...

【瓶邪】(诗)长白山麓

  • 《长白山麓》

    从来都是看着你消失

    这次你到了最深处藏匿

    我在外面翻着你的笔记

    找寻你的踪迹

    将你遗忘的我折腾得翻天覆地

    十年之际

    我在长白山等你

    一切都那么熟悉

    而我却早已不是自己

    你带着青铜门里的秘密

    和我相聚

    我对一切已经失去了兴趣

    包括我的身世

    风刮过耳际弥漫着你的气息

    我木然地看着你

    你的容颜没有老去

    讳莫如深的眼睛依然锐利

    在我面前你停住脚步

    没说什么只是递出了印玺

    印玺上用干涸的血写着我的名字

    带着思念和叹惜

    你知道我在外面对命运强烈的反击

    整齐的发丝和锐利的眼里

    我读出了孤寂

    我像小孩一样哭泣

    在他面前不需要顾忌

    我用十年等你

    你没有忘记

    【Fin】


我早一点写的诗。年轻不懂事只想着2015年一定要去长白山

于是在...

【随笔】随处走走

过年了,全家团圆,父亲终于跨过海洋回来了,母亲也终于不用日日夜夜地盼着父亲了。
大家团聚在一起,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餐桌上冷冷清清,听到的只是默默低头的咀嚼声。
我一直想着父亲回来,我休息的时候,会聊些什么。会不会有感人肺腑的话,会不会有一个深深的拥抱,会不会有一年不见的眼泪。然而只有沉默。
父亲回来的第二天就出去应酬了,似乎在朋友面前他更显得无拘无束,更可以谈天说地,手舞足蹈,或许这个成语不恰当。但是父亲在他的朋友面前远比我和母亲熟络地多。
今天母亲要和父亲出去走走,父亲却甩开母亲去其他地方了。母亲只能气哄哄地待在家里,一直数落着父亲的疏远。
其实,父亲是爱这个家的。从不下厨的他一口气做了十样菜...

【艾盖】光

给我亲爱的背景写一篇短文

这个背景是连载于《漫绘Shock》上的《黄昏默示录》里面的三段图的拼接完整版。

但是由于杂志改版所以没有继续更新,换句话说,这漫画被砍了。但是我很喜欢这漫画的风格,作者是皇风Shinki。画风非常华丽非常美。

说了这么多,就放文吧。


这是在北欧的一个小镇,镇子上路过了一位赏金猎人。盖文有着金色的头发和白皙的皮肤,碧色的瞳孔和修长的身形。他为了消灭在世界上横行霸道的黑精灵,所以欠了很多外债,至今还在流浪。靠着各路赏金任务生活。

黑精灵相传是不愿意成为天使但是又很有能力的一族,他们不会惧怕天神,也不...

【朋我】元宵之夜

-


清晨,这个城市就已经喧闹起来了,从窗户往外望,家楼下车水马龙,处处挂着灯笼,远处的公园里还有老人打太极。商铺噼里啪啦地在门口放鞭炮。


过年了,家家户户都喜庆得很,忌惮说一些不好听的话,所以我的生意也就在过年的时候断了。这样也好,落得个清静,还不用天天提心吊胆的。


天气还很冷我缩在被窝里玩着笔记本电脑,上网看了看博客,还没有人给我前一篇凶宅笔记留言,就关了博客,天气预报今天要下雪,可是今天比昨天还暖和。瞥到右下角社区的群一直在闪啊闪。


当初听了居委会大妈的加入这个群其实就是为了让生意的门路更广一些,看看小区里有没有什么凶宅好让我...

【军官戏子】那一年,你说过带我去台北

——那一年,你说过,要带我去台北。

(一)

依旧是那个客舍青青柳色新的江南。闲情包揽着柳絮悠悠。桥头伫立着几度身影,绿草萋萋,凌乱了春意。


巷间青石直直的铺开,绿瓦白墙被墙头杏花铺缀了几处。私塾书声琅琅,漫漫地飘洒在这柳青路。时有往来的孩童,扎着双垂髻,满嘴透风却唱准了牧歌。他们把目光长时间地停留在私塾紧闭的门上。一股好奇和不甘。


顺着这宛宛长长,溢着恬静的石板路走下去。就会看见一扇雕花古朴的檀木门。清幽的檀香淡淡缓缓拂入鼻中。


门上的铜环已经脱了油漆,沉重而铜绿绵绵,和着门前及踝的草色青青,没落的景色却带着丝丝生机。

门是敞开的,门院很大,在一角生着一棵梨树,长势茂盛,正开着洁白的花,就...

【朋我】新年贺文

=========================================


过新年了,回了趟老家,我祖祖辈辈呆过的地方。看看周围家家户户贴上了喜字,有的还贴上了春联。我看着那些春联,就想动手自己写写,虽然自己的字不是很好看但是放在老家也没几个人会看,挂上去也无妨。然后我就写了。

上街买了一瓶墨和纸,想着家里也没有毡子垫着,会弄脏桌子的。我妈肯定会不高兴,那些个家具全都是她精挑细选的红木家具,刮脏了一点点她都会给你一天的臭脸看。

所以我就问了店老板能不能给个地儿我写一幅春联。店老板瞅着挺年轻,但是戴了一副墨镜遮了半边脸,看着像外地人,他点点头,带着我进了店里的一张桌子前。

就...

© 柳下义生 | Powered by LOFTER